媒体中心
公司要闻媒体聚焦豫光影像图说豫光豫光报公司出版物

别了,朱厂长

发布日期:2019/1/18 16:19:16

突然听到消息,河南豫光金铅股份有限公司前总会计师朱承洗(豫光集团前身黄金冶炼厂副厂长)(下称“朱厂长”)去世了。
  在我的印象里,只见过朱厂长三次。
  一
  第一次见到朱厂长,是在过年的时候,跟着豫光集团领导去看望老干部。
  见到他时,我还没把名字和人对上号,他坐在那里,还输着液,据家人说是身体不太好。他说:“你们忙,就不用来了。”
  二
  时隔不久,我第二次见到了朱厂长。那时候,我才知道他就是大家经常的说的那个“朱承洗”。在豫光集团的文化故事里描写创业时期的艰辛时,有这么一句话:“脚踩鼓风机、手摇压面机、朱承洗养了一只大公鸡。”
  这一句话,是写矿场的机械化程度。“三”是中国文化一个重要的数字,道家讲: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  而平时对于一些事情,人们也常说:“事不过三。”
  这个顺口溜不知道是谁编的,非要拉上朱厂长养的那只大公鸡,来凑够三个。
  这一次见到朱厂长,是因为企业文化采访,找老员工们讲述过去的事情。我很好奇,在把朱厂长和那个养着大公鸡的“朱承洗”对上号后,我问老人:“您为什么要养那只大公鸡?”
  在听人说话的时候,朱厂长身体微微前倾,好像在努力地想要听得更清楚一些。听清楚了问题,他身体撤回去一些,双手合拢,端正地坐着,他说:“是为了给孩子找个玩伴。我那时候带着我儿子一起在矿上,小孩子没什么玩的,我就养了一只公鸡给他玩。”
  我得到了这么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,我想象的可能是为了改善生活,也可能是为了打鸣叫大家起床,唯独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答案——是为了给孩子玩。
  他的孩子,朱鲁豫,前几年刚刚去世。
  朱厂长说话的时候,声音很轻微,仿佛是气息从嗓子里轻轻地飘出来一样。
  他的手上还粘着输液时粘针管的白色胶带。他的眼睛大多数时候看着前方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  三
  第三次见到朱厂长,是采访书写企业文化故事,里面涉及一个三废厂,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具体情况。
  孙部长告诉我,联系孙晶,去养老院找朱厂长。
  孙晶是朱厂长的外甥女,我叫上她,来到养老院找朱厂长。
  提着几颗火龙果和一箱奶,我们来到了养老院。在院子里,许多老人在聊天,晒太阳。可是没有见到朱厂长的身影。
  见到朱厂长时,他正躺在屋子里,床头放着一个收音机,里面播放着新闻广播。
  “姨夫!姨夫!”孙晶叫了他两声,他扭过头看到我们,慢慢地坐了起来。“姨夫,这是我们同事,想向您了解三废厂的事情。”
  没有去用力的回忆,他就直接讲了起来。
  我的心里是很佩服的。采访有些人,他们总说时间久了,记不起来。可是我觉得,不是时间久了,而是那些事情他们参与的不深,付出的不多,所以记不起来。而朱厂长,问起那些事情,总是能够马上讲出来。
  讲述完我想要了解的问题,朱厂长补充道:“前一段时间脑梗,脑子有些糊涂了,记得不太清楚了,你可以再问问原三废厂副厂长李安源。”
  朱厂长拿起我们捎来的奶和火龙果说:“你们吃。”
  采访完要离开的时候,朱厂长执意要送送我们。
  我想起前一段时间看的新闻,住在养老院的老人总是想趁机出去走走,我想,可能是朱厂长也想出去走走吧。
  走到养老院的门口,养老院院长问他:“去干啥?”
  朱厂长说:“送送他们。”
  我们站在大门口,朱厂长双手背在后面,看着周围的高楼。
  我和孙晶商量:“是不是朱厂长想出去呢?”
  “姨夫,你要是想出去,我们带你出去转一圈。”孙晶问朱厂长。
  “不出去,不出去。就在这里站一会儿。”朱厂长摇摇头说。
  我和他握手告别,他的手很温暖。
  这一次见面,我有些欣慰。虽然前两次见到朱厂长,他的身体不太好,但是这一次,他说话的声音比以前要大得多,走路也很稳,而且据他说,他还能够自己骑着电动车到处走。
  四
  后来,我采访李安源,李安源谈起朱厂长,满是崇敬,他说:“朱厂长是一个很有创造力,很有开拓性的人。”
  他给我讲述了三废厂建厂时候他们的对话,李安源说他记得很清楚,因为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。
  朱承洗说:“我们要新成立一个三废厂。”
  李安源说:“好。地点呢?厂子在哪里?”
  朱承洗说:“地点还没找,你在你们村子里找找,看哪里有空地方,我们租下来。”
  李安源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说:“好。”
  然后他又问:“人呢?人都有哪些?”
  朱承洗说:“人暂时就我们两个,你去村里看看,看哪里有闲人,先招几个。”
  于是,李安源又问了第三个问题:“钱呢?”
  朱承洗一挥手,说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。”
  李安源忐忑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一些,他心想,总算是还有钱。
  谁知道,接下来朱承洗说:“我去找银行贷款。”
  听了李安源的讲话,我想,这就是我文章的开头了。
  如今,听到朱厂长去世的消息,一时间无法接受,因为两三个月前才刚刚见过他,那时看起来身体好得多。
  虽然只见过朱厂长几面,但是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  谨以此文缅怀他。
  一路走好,朱厂长。